Room 1206, Futura Plaza, 111-113 How Ming St, Kwun Tong, Kowloon
觀塘巧明街111-113號富利廣場12樓6室

©2017 BY DISTINCTIVE MUSIC ACADEMY

Archive

Please reload

Tags

Please reload

Zion的指揮歷程

August 14, 2017

今天想跟大家說一說自己的指揮路程在我很小的時候,好像是小三小四左右,就開始是學校合唱團的伴奏。那時候,指揮的工作,就是提醒小朋友何時該唱,用口型,手勢,去引導小朋友唱。而指揮,對我的意義,就主要是給一個節拍,給一個四拍的手勢,才開始音樂。到中學的時候,因為一套日本的電視劇,令我又重新認識這個位置。相信在我這個年紀的人,可能也會看過,就是《交響情人夢》。除了會開始模仿「千秋王子」的指揮手勢,更加會留意劇中的指揮會「聽什麼」。首先,要比每一位樂手更加了解譜上的音符,要在云云樂器中找到誰錯音..然後,要聽整個樂團的Balance,那樣樂器太大聲,還有整個的感覺等等等等...在機緣巧合下,就因為同學需要OLE(Other learning experience),他們尤其以藝術發展最為不足,就造就了我的指揮工作。沒有高超的技巧,沒有深厚的樂理,我可以用這樣子去形容nCr-中學的Ensemble Team。有許多成員也只是因為「一人一樂器」才會略懂樂器,當然也有一些高人,包括現在我們Maskoff的Benny和Jonathan,他們那是也分別有小提琴和鋼琴八級。在兩年nCr中,我們演出過超過20首歌曲。因為是自己編譜,可以遷就不同程度的成員。那時,練習的重點,是要『齊』和『准』,因為自己音准較好,就會很嚴厲的叫走音的樂手,自己拉幾次。最有意義的,是在自己中學畢業禮中,能夠演出《那些年》。在nCr中,令自己學習最多的是編譜,因為這隊「天殘地缺」樂隊,根本不能演奏出一首Symphony,況且,編一些他們喜歡的歌曲,會令他們更享受練習的過程,當時曾經演出過《告別校園時》、《童話》、《You Raise Me Up》和在一家私人會所演奏了許多聖誕歌曲。在過程中,更加能夠學懂如何用各種樂器的特性,例如一些樂器不是在演奏旋律的時候,可以彈一些切分音的節奏,或是拉一些counter melody。現在,就是因為當初有這樣子的經驗,現在可以在音樂學校中指揮,但這次挑戰更大,更天殘地缺樂隊,Oboe, Flute, Clarinet, Double Bass是正常樂器,特別的,是有二胡,非洲鼓...除了樂隊,今年就正式成為了合唱團的指揮。為了方便,自己選了一首自己曾經伴奏的歌曲,但發現,合唱團比樂隊更加難搞..首先,秩序已經是非常麻煩的一個環節,當我在說話,總有一些同學在說話,再者,總有一些人Hea唱。最麻煩的,是很難教他們唱歌。樂器,只要唔「走音」,其實音色再差,也不會太麻煩,但教導男孩子唱歌,實在好難。還記得當初音樂老師跟我說,男生Choir比女生Choir難搞百倍。除了一些變聲男仔,還有一些聲音很沉的男孩子,他們因為不懂用聲,所以要配合許多特殊技巧,包括彎下腰唱、用「卡通聲」去說話,才可以令他們突破音域的界限...還有不足一個月就到Choir跟Ensemble的演出,不知道他們到底能不能練好。但是,最重要的,自己在教導中,學到的比自己學生時代的更多。-Zion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
September 12, 2018

November 20, 2017

November 13, 2017

Please reload